國際義工的迷思

過去這一年多,台灣的媒體多了好幾位名人,他們跟過去的名人很不同,不用身懷絕技,沒有發明疫苗,不用在螢光幕前唱歌跳舞,也不用日進斗金,他們是這個世界村的新人種,他們是國際義工。

看到這個現象,我可以說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我們看到來自台灣年輕的一代,終於開始有這份心量,走到自己的生活圈以外,讓自己不但去看世界,在旅行中增長見識,同時也讓世界看到我們除了會做腳踏車零件跟半導體以外,原來還有醫生,藥劑師,電腦程式設計師,跟其他的國際義工們平起平坐,貢獻自己的專長,表現出我們開始了解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只有整個世界的災難少一點,整個人類幸福多一點,我們在自己的家鄉也才能夠安居樂業。

憂的是,媒體似乎模糊了公益旅行的焦點,這些國際義工,一夕之間變成媒體的名人,打開報紙,轉開電視機,他們被塑造成另一批過度曝光的名人,記者談完了他們的公益旅行經驗以後,開始挖掘父母教育方法和成長過程,造成部份人誤以為因為他們是一群英雄,精英中的精英,可以不用為五斗米折腰,醫學院畢業不用去當醫生,可以去最貧窮落後的角落做尊貴的慈善事業,這樣的父母也被看作不同凡響,『他們』和『我們』的區別,就好像拿天使跟同樣有翅膀的綠頭蒼蠅一起比較似的,他們是新一代的流行符碼,不食人間煙火,我們是望塵莫及的愚夫愚婦,還被滾滾沙塵灌了一嘴沙。

買LV或Gucci的包包一下子變得多麼俗氣,好像真正有氣派的人,就要當放棄高薪工作的精英份子,去非洲當國際義工。

但是在這個媒體炒作的過程中,國際義工最重要的元素被忽略了:公益旅行最可貴之處,在於任何人都可以去做,我說的任何人,就是從醫生外交官電腦工程師到賣彩券殺豬的販夫走卒都在內的意思,不分教育程度跟專業,都在國際上能夠當一個有所發揮的義工,但是經過了公益旅行的媒體熱一年,我只看到大家紛紛傳頌『這個人好特別!好厲害!』卻沒有聽到誰說『原來我也可以去做!』

如果造成台灣只有第一名模可以當愛心大使,或是只有醫生可以去從事救濟工作的印象,那就好像說英國只有黛安納王妃可以去孤兒院參觀一樣,不但沒有激起愛心跟熱情,反而只會讓真正想貢獻自己的人,看看鏡子發現自己荷包沒有人家鼓,臉蛋沒有人家漂亮,家世沒有人家顯赫,想做國際義工好像賴蛤蟆想吃天鵝肉,不自量力,最後自卑地摸摸鼻子打消念頭。這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

知道我這些年一面在旅行,一面在幫不同的國際公益團體工作的朋友,不時會問我知不知道最近台灣又有哪個很『紅』的國際義工,聽得越多,我就越擔心,最後決定乾脆寫第一本中文的公益旅行工具書,希望把國際義工『每個人都可以做』的基本觀念正確地傳遞給年輕人,就從我自己的例子開始。

kochan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