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dear:

         距離我們上次見面,也已經有四年的時間了.本來是早就決定
         要把你忘記的,但是今夜,我卻忍不住提起筆來.究竟是為什
         麼呢?也許是因為風吧,或者是因為今夜的雨,下的有些像
         我們分別的那個夜晚.

         那一天,我在街上遊蕩,經過精品店時被造型精巧的香水吸引
         而走進店裡.看店的女孩還是個學生吧,或者因為我是店裡唯
         一的的客人,所以她的態度實在非常殷勤.她托住了我,一一為
         我解釋香水的名稱及製造方法.我怎麼會不清楚呢?每一瓶香水,
         我都比她還熟悉,那些香氣,就和當年的一模一樣.但是我什麼
         也沒說,只是隨著她在那些香水中轉來轉去.女孩看我始終沒什
         麼表示,似乎也有些失望.最後,她從店裡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拿出了一瓶香水.本來我是沒多大的興趣,但,那獨特的香味,
         卻吸引了我.

         是一股複合的香味啊!有黑夜的清列又有豔陽的明朗,互相排斥
         卻又調和的兩種香氣,在整個店裡靜靜的飄散著.

         女孩這樣告訴我:「這是由雪原之花--藍色嬰粟和沙漠之花--曼
         陀羅製成的.所強調的是女性對於愛情纖細和強韌的兩種詮釋.」
         我掏出了錢包,付了帳,匆匆走出了那家店.

         深夜的街道,充斥著這矛盾的香味,我低聲吶喊你的名字,哭了起來.

         說說我們相遇的那段日子吧!
         第一次注意到你是什麼時候呢?是從B君告訴我你喜歡班花的那
         一刻起.我笑著要B君指給我看你是誰,順著B君手指的方向,我
         看到了佇立在窗邊的你.

         並不是什麼太特別的男生,很高大,很悠閒的感覺,就這樣斜斜
         的靠在窗台上.夏日午后的陽光,灑了你一身,你的藍襯衫,充滿
         了夏天的味道,很雍容確是很憂鬱的神采.

        「他是個富家少爺吧!」我問B君.
        「他啊,絕對比你想像的更有錢!」B君笑著回答我.
         我默默的點了點頭,沒有再問,和B君聊起別的話題.但你的身影卻
         在我心中烙下了印子,在那個夏日的午后,深深觸動了我的心房.

         據我所知啊,大學時代的你,並不是很受好評.阿綠也曾這麼告訴我,
         她說你大學時那種冷漠的作風,往往被誤認為是因為家裡太有錢而驕
         傲.但是你最好的朋友澤也卻認為,你只是不善表達情緒而已.

         你的個性究竟是如何並不重要.總之,阿綠、澤也、B君、你和我,
         因為一些特殊的機緣而在大學四年生活中成了死黨.

         我們是無話不談的朋友,什麼都聊.星期五的下午,只要有太陽,五
         個人常常不顧一切,坐上你的TOYOTA,直上陽明山採海芋.也曾經凌
         晨三點在海邊點著火把說鬼故事.喝醉了的澤也,抱著阿綠哭著說:「
         妳將來一定要嫁給我.」說著說著,阿綠也哭了,兩個人抱在一塊睡
         在沙灘上.

         B君紅著眼睛看著我,欲言又止.我心裡明白他要說什麼,下意識的往
         你那裡靠,縮在你身後.你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披了件外套在我身上.

         那時,我心裡埋怨著你不瞭解我的心情,但現在想起來,我卻覺得,
         你甚至在我發覺自己喜歡你之前,就已看出我的心意了.

         儘管我是那麼喜歡你,但我從來也沒逾矩過,一次也沒有.

         你還記得大三那年冬天的一個下午嗎?你、我、阿綠坐在學校附設
         的義式餐廳.吃著麵包加橄欖油,喝著香醇的卡布奇諾咖啡.餐廳裡
         沒幾個人,大部份是準備期末考的醫學院學生.整個店裡,只有刷刷
         的翻書聲,手肘摩擦過桌面的沙沙聲,原子筆碰觸紙張的響聲,以及
         我們攪咖啡時湯匙撞擊杯子清脆的聲音.

         我們胡亂的聊著,阿綠不曉得為什麼,一直在笑.

         突然,門口的鈴鐺沒有預警的胡亂的想了起來,我的心一陣狂跳,
         說不上是為什麼.我往門口一看,驀然明白了.

         班花和她的一群好朋友,笑鬧著走進來.經過我們桌邊時,她們禮貌
         性的點了點頭,阿綠站起來和她們寒暄一番,我想看你會有什麼反應,
         但你只是坐在那兒,玩弄著鋪在腳上的桌巾.

         等她們坐定之後,阿綠轉身向我們,輕聲責怪我們的不懂禮貌,你卻一
         付什麼也沒聽見似的聊起別的話題.
         「SAMSARA」那時你劈頭就這麼說.
         阿綠沒聽懂,要你再說一遍,你只笑而不答.
         但我心裡可清楚的很,你指的是班花身上的香水味,Gurlain Samsara.
         我把頭一昂,賭氣的看著你,卻接觸到你滿眼的笑意,穿過了我,凝視
         著她.

         那時,我心裡有一股強烈的衝動,想要衝上前去,緊緊抱住你,擾亂
         你那付閒適優雅的姿態.在你耳邊大聲告訴你,我已扼抑不住我那傾洩
         而出的情意,我再也無法聽你談論有關她的種種,我再也不想只做你的
         好朋友,我再也無法壓抑了!我想在你懷裡痛哭一場,那怕只有一分鐘
         都好.

         但,我畢竟還是什麼也沒說.如果那時我不顧一切的衝上前去,也許
         一切都會不一樣了.但我畢竟也只是坐在那兒,面無表情的望著你,
         直到發現自己緊握的拳頭已慢慢鬆開.

         現在回想起來,似乎也就是從那一天起,我們的友情漸漸變淡了,五
         個人也很少在一起.

         到了大四,大夥更忙了,B君忙著趕論文,澤也和阿綠回南部老家準
         備婚事,而你,早已名正言順的和班花走在一起.只剩我一個,常常
         孤伶伶的在咖啡管理塗鴉喝咖啡.

         那一陣子,簡直是無可奈何的寂寞!也曾經想過隨便找個男朋友算了
         但是無論如何,我就是不能對你死心,真是一段矛盾的日子啊!

         以現在的角度來看,二十二歲自然是年輕的了,但那個時候的自己卻
         覺得人生能活到二十二歲,也算是到一個程度了!

         畢業前夕,你和校花訂了婚,請了全系同學,連續鬧了三天三夜,
         大家喝醉了睡,睡醒了再喝.

         我收到了請帖,也接到了阿綠的電話,在典禮前二天內,她打了不下
         十次,千叮嚀萬囑咐,要我一定要去,說是你交代的.不過我還是沒去
         我想,你一定知道我為什麼沒去,但是你什麼也沒說.

         畢業之後,我們各自邁向人生的旅程.阿綠和澤也結婚了,我在廣告
         公司上班,和B君成了同事.而你則在外國銀行工作,能夠以不到三個
         月的時間就升上經理的,大概也只有你這種人了!

         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後,我開始定期的收到一些包裹,每隔兩三個禮拜
         就一次,每一次都是由化妝品部門的小姐親自送來,裏面裝著新上市
         價格昂貴的香水.

         我問是誰送的,小姐們總是笑而不答.一開始,我還覺得奇怪,但仔細
         一想也就明白了.除了你還會有誰呢?這樣的出手,這樣的作風,不會
         再有別人了.

        每一次我都默默收下,沒有多問,就算是滿心疑惑,我也從不打電話給
        你一探究竟.

        日子久了,香水漸漸不在令我興奮.我畢竟還是得向現實低頭,儘管我是
        如此深愛著化身香水伴著我的你,但我明白,你是不可能做一輩子的香水
        情人,而我,也只是想找個好男人嫁了,過平凡的日子.所以我答應了B君
        的求婚,決心將你忘記.

        訂婚的那個夜晚,B君送我回家之後,是凌晨了吧!突然一陣急促的煞車
        聲,停在我面前.從墨綠色BMW走下來的,是穿著亞曼尼西裝的你.

        你向我微微一笑,點了根煙,還是當年的Davidoff吧,在黑夜中留下些
        許星火.我看呆了,以為是夢,你卻向我招了招手,笑了起來.我慢慢走
        向前去,一步一步的走,不敢多想,就這樣到了你面前.

       「好久不見了!」你笑著對我說.
        我抬起頭仔細的凝視。你眉宇之間的不確定只剩淡淡的痕跡,取而代之
        的是自信的神采,一種成熟男人特有的神韻.

       「我來送最後一瓶香水.」你從口袋中掏出精美的CD香水盒,走到我面前,
        慢慢打開.

       「Christian Dior 的 Dolce Vita」我說

        你笑了起來.

       「Dolce Vita是義大利文,中文是甜蜜的日子,恭禧妳訂婚了.」你又向
        我跨了一步.

        我什麼也沒說靜靜的看著你,你摸著我的頭髮說:「你長大了好多.」
        兩個人就這樣互相對望,眼裡滿是哀愁.

        你一昂頭,又重新笑了起來說:「我教你正確的香水用法吧!」你從香水
        盒中拿出 Dolce Vita,「先擦在耳後.」你輕輕將香水抹在我的耳後,一
        股清爽的感覺油然而生.「再塗在頸上和手上的靜脈.」你向後退了一步,
        將香水灑在空中,向我張開雙臂說:「最後是從香水中走過.」

        我滿眼淚水,看著在香水霧中模糊的你,突然跑了過去,緊緊抱住你,
        哭著說:「你一定要幸福,你一定要比任何人都幸福!」你輕輕的摟住
        我,低下頭在我耳畔說:「再見了.」

        dear,寫到這裡,也該是個段落了.明天我就要結婚了,嫁給愛著我的B君
        剛剛下著的雨,好像已經停了,我心裡激動難忍的情緒也以平復.將過去
        清清楚楚的寫下來,心裡舒服多了!

        我明白這是一封永遠也寄不出去的信!

        那麼,再見了.

kochan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