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十年前,瑞士有一個很有名的設計家,
他為某種品牌的即溶咖啡重新設計包裝圖案,
以淡紫色的斜線條為主,整個構圖非常完美精緻,
無懈可擊,而羸得了設計大獎。
但這種品牌的即溶咖啡,在以新包裝上市後,銷售量卻慘跌。

原因是消費者覺得「淡紫色」並非咖啡的顏色,
紫色的咖啡讓人覺得怪怪的,引不起飲用與購買的慾望。

你若不信,只要到超級市場留意一下各種品牌的咖啡,
看看它們包裝紙所用的顏色主調是什麼就知道了。
它們絕不會是黑色、綠色、紅色、藍色或紫色的,
而是不同層次的棕色,也就是我們一般所說的「咖啡色」。

每種東西都有它固定的顏色,這是人類對顏色的執念。
很少人知道這種執念有多深。

有人曾做過一個有趣的實驗,利用無害的人工色素將各種食物染成奇怪的顏色,
然後拿給一群小孩子吃。
當這群小孩吃下染成藍色的馬鈴薯後,
都覺得怪怪的,而出現胃腸不適或拉肚子的症狀。

其實這些人工色素完全無害,那為什麼會讓人拉肚子呢?
因為「藍色」並非馬鈴薯應有的顏色,
已經稍為懂事的小孩覺得「藍色的馬鈴薯」是「不能吃的」,
在勉強下嚥後,強烈的心理嫌惡感遂誘發了生理反應,
而產生胃腸不適的症狀。

你若不信,可以將豬肉染成綠色、
鹽巴染成黑色,番茄染成藍色吃吃看。

佛家說﹕「色即是空」,但事實上,沒有人能達到這個境界。
因為絕大多數人對色彩都具有執念,
特別是對與「維持生命」密切相關的食物顏色。

要打破色彩天生的、或約定俗成的意義,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對顏色的執念是外在而可觀察的,至於各種內在而難以觀察的執念,
恐怕也具有類似的殺傷力。

kochan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